标签 胡言乱语 下的文章

公元2021年1月8日的晚上

下午五点钟 两天的雪已经告终 对继续似乎无动于衷
试图暴饮暴食 但外卖无一恢复
穿上过厚的羽绒 走入略冷的黑夜中
食堂后门的斜坡 让人看了就心中轰隆
但走上去是雪 不是难以控制的冰穹
更滑的是食堂的地板 铺了瓷砖沾上冰雪的屋中
门口体温计大叔 门后体温仪坐中
十六块钱的晚餐 四荤不素的窗口
离开时的脚底 还是充满了控制不住的擦动
下坡的时候 心理状态依旧轰隆
不禁小跑碎步下楼 最终所幸无事发生
但空中雪花再度开始旋转

将这夜晚密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