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推随更】《美好的那一天》相关涉及种种的逐步整理

身为江湖所称“神器”之一的Galgame名作《美好的那一天》(素晴日)以其极其丰富的内容含量而闻名,带有哲学气息的内容和诸多诗歌、戏剧、书籍的引用,数量较多,分布较分散,故随推随记,同时也会有一些剧情的记录。每次更新都会修改发布时间为最新。由于汉化组可能不允许使用其翻译文本,故大幅删减引用内容,仅达到足够确定是哪一段。


开场
“我们的情人,不过是随便借个名字,用幻想吹出的肥皂泡!”
出自法国著名浪漫主义剧作家Edmond Rostand的名作Cyrano de Bergerac(《西哈诺·德·贝热拉克》,又译《大鼻子情圣》),是于1897年出版的五幕诗剧,与当年圣诞节次日在巴黎圣马丁剧院首演,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2020.10.04

(水上由岐和间宫卓司在天台的见面)“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于此的呢?从何是开始,我成为了我呢?”
首先来点个人分析。根据弗洛伊德的人格构成理论,即“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人出生时是只有本我的,本我即完全由本能驱动的、以快乐为原则的人格成分,没有理性,没有道德。这时候显然是不能被称作人的。而自我产生于本我,是意识结构部分,拥有了理性,遵循现实原则,在获得快乐(满足本我)的同时,考虑后果,实现个体于现实世界的交互作用。自我支配行动,思考经验,计划未来。弗洛伊德称之为二级过程思维(secondary process thinking),即一般知觉和认知的思维。自我不能脱离本我,自我参照现实来调节本我。超我在自我的基础上生成,包括良心和理想,代表道德标准和人类生活的高级。超我有是非标准,和本我是有对立面的。我们认为自我和超我都是人格控制系统,所以,如果说把“人格”当成“成为我”的一个标准,那么可能可以把“自我的出现”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第一部分标题)Down the rabbit hole.
查阅了一下,应该就是出自《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根据Urban Dictionary,“Metaphor for the conceptual path which is thought to lead to the true nature of reality.”,但这一解释不太适合用于解释游戏中的情况,可以理解为“身陷其中”吧,即问题无法得到答案。

2020.10.18


标签: Galgame, 考据

已有 2 条评论

  1. 我还蛮好奇《素晴日》里的《银河铁道之夜》的那个章节是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1. 高岛跖瑠的死亡,被象征化为列车了。列车段剧情的结尾,有水上问高岛“尽头是什么”,以及猜测是否是“医院的病床”或者“天国”“地狱”,而高岛回答说“不存在”,“从这里往前的世界,是你见过的世界,是有你熟悉风景的世界”,在夏季大三角的天空之下。而后高岛就消失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