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

《达洛维夫人》阅读摘抄与随便几句 (二)

摘抄

“皮姆小姐的双手总是红彤彤的,就好像和鲜花一起浸过冷水一样。”

“她跟在皮姆小姐后面从一个花罐走到另一个花罐,选着鲜花。全是废话,废话。她自言自语着,感觉越来越温柔,就好像这份美丽,这片芬芳,这样的色彩,再加上皮姆小姐喜欢她,信任她,这股温柔的暖流将她浑身裹住,它战胜了憎恨,战胜了那个魔鬼,直到——砰!外面的街上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在他眼前的所有事物渐渐地都被他本人的气场吸引了过去,就好像某种恐怖马上就要浮出水面,即将爆炸,即将燃烧,这景象把他吓坏了。世界在动摇着,在颤抖着,眼看就要变成一座燃烧的地狱。”

“伟人正经过此地,藏而不露,向着邦德街而去,离普通人只有一臂之遥。也许在人们的生命里,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英国的权威人物,与这个国家的不朽象征近在咫尺。这个人物只有在好奇的考古学家对岁月的废墟进行一一筛选之后才会浮出水面,而到那时伦敦也会变成一条芳草萋萋的道路。在这个星期三的早晨,匆匆走在这条人行道上的每一个人都会变作一堆白骨,在尸骨的尘土中间或许会掺杂着几枚婚戒,在难以计数的烂牙里掺杂着几粒金牙。轿车里的那张脸只有等到那个时候才会水落石出。”

“因为那辆远去的轿车造成的表面上的激动渐渐消逝了,但某种更深层次的东西却又被搅动了起来。”

随口几句

这一段关于众人被路过的皇室车辆爆胎而吸引的描写实在是妙啊。

《达洛维夫人》阅读摘抄和随笔(一)

说明

由于文学理论导引课的作业而开始阅读本书。作为女性主义文学的一部代表,伍尔芙的这部作品有着其自己的意义。这部作品同样是意识流小说的奠基之作。作者伍尔芙也颇受赞誉,将英语”朝着光芒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是引导现代主义潮流的先锋。

摘抄

“只有天知道,为什么人们如此热爱生活,如此看待她,甚至要虚构她,不懈地美化她,然后又粉碎她,从而创造出每时每刻的新鲜感来。”

“她看着运货马车缓缓地朝着市场方向驶去,她驾车穿过公园回家。她记得她有一次把一先令扔进了公园里的蛇湖。不过大家都记得,她喜爱的是在她眼前的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比如出租车里的那位胖女士。那么,这有什么关系吗,她问自己,一边向着邦德街走去,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最后注定是要离开人世的。没有了她,这一切都还会继续下去,她对此会有什么不满吗?抑或,相信死亡会了结一切烦恼,不也是一种安慰吗。”

“她如一层薄雾,横陈在对她最为了解的人们中,他们将她高高托起,宛如树木将迷雾托起一般,她曾见过如此景象。”

“她的思想如人们在黑夜里与之搏斗的鬼魂,如骑在我们头上吮吸掉我们一半鲜血的鬼魂,如蛮不讲理的统治者、暴君。”

随口几句

相比福克纳的那种感觉,这本书目前第一章还没有那种无法跟得上思维的体验。描写有一定跳跃,但还是有足够的流畅感。描写战争后的英国,一切逐渐恢复过来的场景,然后围绕主角达洛维夫人的头脑和思念展开第一章。
另,这种描述的感觉让人想起《恭喜恭喜》原版的“劫后余生”的苍凉感,战争结束,生活重新开始。

【随推随更】《美好的那一天》相关涉及种种的逐步整理

身为江湖所称“神器”之一的Galgame名作《美好的那一天》(素晴日)以其极其丰富的内容含量而闻名,带有哲学气息的内容和诸多诗歌、戏剧、书籍的引用,数量较多,分布较分散,故随推随记,同时也会有一些剧情的记录。每次更新都会修改发布时间为最新。由于汉化组可能不允许使用其翻译文本,故大幅删减引用内容,仅达到足够确定是哪一段。


开场
“我们的情人,不过是随便借个名字,用幻想吹出的肥皂泡!”
出自法国著名浪漫主义剧作家Edmond Rostand的名作Cyrano de Bergerac(《西哈诺·德·贝热拉克》,又译《大鼻子情圣》),是于1897年出版的五幕诗剧,与当年圣诞节次日在巴黎圣马丁剧院首演,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2020.10.04

(水上由岐和间宫卓司在天台的见面)“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于此的呢?从何是开始,我成为了我呢?”
首先来点个人分析。根据弗洛伊德的人格构成理论,即“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人出生时是只有本我的,本我即完全由本能驱动的、以快乐为原则的人格成分,没有理性,没有道德。这时候显然是不能被称作人的。而自我产生于本我,是意识结构部分,拥有了理性,遵循现实原则,在获得快乐(满足本我)的同时,考虑后果,实现个体于现实世界的交互作用。自我支配行动,思考经验,计划未来。弗洛伊德称之为二级过程思维(secondary process thinking),即一般知觉和认知的思维。自我不能脱离本我,自我参照现实来调节本我。超我在自我的基础上生成,包括良心和理想,代表道德标准和人类生活的高级。超我有是非标准,和本我是有对立面的。我们认为自我和超我都是人格控制系统,所以,如果说把“人格”当成“成为我”的一个标准,那么可能可以把“自我的出现”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第一部分标题)Down the rabbit hole.
查阅了一下,应该就是出自《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根据Urban Dictionary,“Metaphor for the conceptual path which is thought to lead to the true nature of reality.”,但这一解释不太适合用于解释游戏中的情况,可以理解为“身陷其中”吧,即问题无法得到答案。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