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

牠倒了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群体只知道简单和极端两种情绪;他们将所受到的观点、想法和信念暗示作为一个整体而接受或拒绝,而且会将它们看作绝对真理或绝对错误。
——勒庞

说实话,在网络上我一直是一个很安静的人。不撕不掐不吵不闹,只要没有干扰到我正常使用我想要的服务,就安静地做一个良好人士。
但也不意味着我一点意见没有。就个人体验来讲,互联网式的“墙倒众人推”恐怕是最令人不快的了。鄙人不才,三个大致方面,恐怕都有体验。举实例,恐被批夹带私心。

意见不一,本是人间常情,但若一方成优势,该方之众,从平凡网民到万粉大V,无不穷其所能,尽冷嘲热讽之能事,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于道德制高点唾沫横飞,唯恐异议尚存。而仍抱守异议之人,则被加之种种名号,每发一言,必遭全民公敌之待遇,直至其删帖退网,方能暂消。这是观点一面。

亚文化圈、小众群体往往自圈一地,同好交流。而往往会有好事之人断章取义,无事生非,两眼寻其最些微之不当,一旦寻得,乐不可支,至各大平台大肆宣扬,引得不知情众人纷纷举旗助阵,遂成围追堵截之势。放大负面新闻,惊动更上层媒体,故圈子莫名成众矢之的,与之相关之人皆被视为异类。这是圈子一面。

大V,名流若好戏言,必为愚粉视为金玉良言,处处宣之,若碰壁,则祭出种种“主义”,种种“尔等所不知”,唯恐陷是非之论。反观之,此等大V,名流也往往口无遮拦,口快脑慢,事发之后,删帖道歉,引得群嘲,其粉丝也遭人白眼,实属害人害己。这是说话一面。

    • *

当“骂”特定的事物成为一种普遍正确,我们究竟经历了些什么,能走到今天这步?

如果骂的是贪官污吏,偷税漏税,违法乱纪的事情也罢,因为这些人和事本就逆天而行,成为过街老鼠也是预料之中。但这不是这篇文章讨论的主题。

常常出现的,是对非己的恶意。因为你不同,所以我要骂你,不仅我骂你,我还要召集一帮人一起来骂你,这往往成为很多人的习惯行为。把握住道德制高点,这样你说什么都是从根本上站不住脚的。忽视争议本身,将批评直接施加到异议者上,这是这些人一贯的恶习。

还有的,是对新事物的恶意。因为我不了解你,而你似乎还有支持者,所以我骂你,不仅我骂你,我还会发掘你的大小错误,借机放大这种错误,引起群嘲——因为发动群众不需要逻辑——直到把你摧毁。利用不了解情况的无辜大众,实现形成规模的攻击,这样你的解释也不会有人听,你的支持者也和你一样。忽视事物本身,用无知击倒理智。

有时候我很好奇,如果所有这样的争吵、互骂、撕扯当中的弱势方、“有错”的一方、新事物一方……都就此消失,剩下的人会不会继续撕扯起来呢?显然还会。因为这一群体不依靠逻辑判断事物,靠的是对“不同”的敏锐嗅觉。所以不管是两个人还是两亿个人,从一般分歧转变为考虑正义非正义的审判,也就不足为奇了。

回过头来,我发现自己也不自觉地成为了这种人的一员。我所不满的人群,也有一个界定,而在表达不满的过程中,我将自己置于相对的“理智”一方,不过事实真的如此吗?他们倒了我有什么好处呢?清净,无非如此。也许这些极端的大规模网络对骂,其中任意一方的最终目的,可能也只是单纯的“清净”吧。也许异议一方倒了,另一方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过完嘴瘾和键盘瘾之后,一片狼藉。说不定还会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在这种空虚感中,酝酿着下一次的释放。

这么看来似乎是不可避免了吧?未必。哪怕是内心有最基本的理智和思考,冷静下来都是一件并不困难的事情。“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尽管那些人倒了你真的能收获清净,也没必要因此成为同一类人,以一种莫名的狂热投入到观点、思路乃至找不出理由的论战之中。这并不是一个通用的解决办法,只是一个可能的选择,这样的解决也未必是正确的——这其实就是回避争论——但实在有效,屡试不爽。有句话讲,“你隔着网线来打我啊”,实际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

人人都爱婆罗门(番)

随着四月份的开始,一批上季度番剧也逐步收尾了。正如同以往的每个新番季一样,婆罗门动画永远不会缺席。而依靠着极具优越感的观众,和不允许负面讨论的气氛,婆罗门番剧可以说得上是绝对赢家。

婆罗门番剧的特征

婆罗门番剧往往有能力凭借着:

  • 独特别致的画风
  • 爱好别致的监督
  • 剧情别致的编剧
  • 地位别致的观众

获得横扫整个季度番剧的独特力量和地位。

非婆罗门番剧观众的地位

如果你说

“我不喜欢《xxxxxx》(婆罗门),我喜欢《xxxxx》(首陀罗)。“

那么恭喜你成为:

  • 新世纪令和废肥宅的一员
  • 越来越不行的观众的一员
  • 埋没优秀作品罪人的一员
  • 助长行业没落贼子的一员

如何辨别婆罗门番剧观众

婆罗门番剧的观众很高贵

不要试图和婆罗门番剧的忠实观众谈论本季度非高等阶级的作品。理由?请自己尝试。

婆罗门番剧的观众很富裕

“支持你就去买蓝光实体版啊。”

“幸亏没有被某平台发现。”

婆罗门番剧的观众很会审美

“作画不知道比废萌番强了多少倍。”

“现在人物的画风没那味了。”

婆罗门番剧的观众很了解行业发展

“现在业内再也不会出现像汤浅政明那样的人了。”

“拜托,这可是新房昭之。”

“不知道今石洋之你好意思说自己看动漫?”

婆罗门番剧的观众很关注其他作品

“这季度只有这一部番值得看。”

她看见沉默

“第十四梯队人形,请立即到人形工厂报到。重复,第十四梯队人形,请立即到人形工厂报到。”

“春田,我说,不在格里芬了,你要去做什么?自己开家咖啡馆么?”

“……倒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但我这七年一直在泡咖啡,总想着做点不同的事情。倒是你,是要去打职业么?”

“又在拿我寻开心。”RFB假装不高兴。

“嗤……”忍住笑,捏了捏RFB的耳朵,走出了宿舍区的大门。

“军用人形Springfield,你的服役期结束,感谢你做出的贡献。接下来请跟随引导拆除核心。”

民用化的人形会被拆除火控核心,然后进行信息封存,机密事务均会被封锁在记忆体的最深处,虽然这种加密模式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失去效用,不过加密解除的时候,那些“机密”也谈不上机密了。

以前的人形退役,是直接抹除记忆,更换心智核心,甚至性格都会发生变化……我们这一批人形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不过……人形要记忆的意义何在呢……

在战场上“阵亡”的我们,大多可以被回收核心后赋予新的素体,对于“死亡”,我们和人类有着迥然不同的认知。相比人类,躯体的死亡对于人形来说,只是服役生涯的一个部分罢了。和加装火控核心,拆除火控核心这样的一般操作没有太大的区别。

“火控核心已定位,素体展开。”机械臂探入了胸口,攫住了那个设备。

素体的材质模仿的事人类的皮肤,但要强韧得多,至少不会轻易擦伤或者被子弹打成贯通伤。

“火控核心已拆除。”

“机密信息封存开始。”

我还能知道什么机密信息呢?我知道格里芬每个人形喜欢的咖啡种类和口味,理论上咖啡因对人形是没有影响的,但还是会有喝过咖啡就能减少充电休眠的人形。

我还知道她们大多数的秘密。坐在柜台前,不管你喝的是酒还是咖啡,都会让你产生吐露心迹的冲动。

“关键机密已封存。人形Springfield,你现在已经不再是战术人形,不再属于格里芬和克鲁格,下面为你颁发身份证件,允许你作为民用人形回归社会。祝生活愉快。”

我走出了拆解车间。初秋的天空是深蓝色的,阳光流进每一个可能的角落里。不只是后方,随着一系列清理技术的出现,争夺清洁土地这一最原初的目的也逐渐被淡化了。就我而言,已经认识了不下十名,包括在S09区的时候,那位风格略有不同的指挥官。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被留在后方,出任务的次数屈指可数。

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呢?

大门在我背后关上了。

战争接近尾声了。也许所有人形都会被民用化,回到自己或是记忆中,或是全新的人类社会和没有战火的生活吧。

也许有一天,战争彻底结束了,在这座城市,这片大陆,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她们还会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我还有机会再与她们相见吧。